《“封杀”之谜》系列报道之一 曹县“封杀”外地酒?
2012-07-19 10:27:40   来源:   点击:

 日前,有业内人士在新浪微博爆料,称“山东曹 县政府与碧波酒厂运用五大杀招封杀外地酒:一是查酒水行业经销商的帐;二是要求终端网点必须销售碧波的酒;三是要求公务员喝酒...


 

     日前,有业内人士在新浪微博爆料,称“山东曹

县政府与碧波酒厂运用五大杀招封杀外地酒:一是查酒水行业经销商的帐;二是要求终端网点必须销售碧波的酒;三是要求公务员喝酒必须是碧波,并派当地纪检部门拿摄像机到各网点抽查;四是撤销一切外地酒的广告,如郎酒的车体广告;五是交警查车,运送其他(酒类)产品则找个理由扣车。”


  “ 五大杀招”是否真的存在?为了探其究竟,《华夏酒报》记者赶到山东曹县,通过实地走访调查,挖掘内幕,追问真相,还原事实。


经验复制?


  有网友近日在微博上对“五大杀招”回应说:这是明显的地方保护,果真如上所说,地方政府就是在充当“保护伞”。


  力求全方面还原事实真相,《华夏酒报》记者致电山东曹县碧波酒业有限公司了解情况时,接电话的工作人员称“根本就不知道封杀外地酒一事,对于记者的质疑,要向领导汇报后才能答复。”


  随后,记者又向菏泽一家酒类生产企业的孙经理(为保护被采访者,被采访人均使用化名)追问事情的原委。孙经理首先肯定了山东曹县政府与碧波酒厂运用五大杀招封杀外地酒这一事实。同时表示,之所以目前用这些招数封杀外地酒,是因为之前已经有过“成功案例”!


     有“成功案例”?


  据当地人介绍,曹县碧波酒厂早已沉寂多年,现在的碧波酒业是北京一家公司在收购原曹县碧波酒厂的基础上投资兴建的,2011年11月11日重新开始运营,属于曹县庄寨镇2010年引进的招商引资项目之一。对于一家正式运营才半年多的碧波酒业而言,何谈“成功案例”?


     孙经理解释说:“单县当地有一个白酒企业,如今已成为当地经济的支柱企业。当年单县用这些招数,让单县当地的这家白酒厂起死回生。如今,碧波酒业力图复制单县的‘成功经验’。”


     “成功案例经验复制”这一说法,《华夏酒报》记者通过一一走访曹县当地的酒类经销商,也得到了印证。


  一位在曹县从事酒水经销多年的石姓经销商告诉记者:“多年前,单县就是用这样的办法,让当地的白酒厂迅速成长起来,甚至成为支撑当地经济发展的一匹‘黑马’。不可否认的是,酒厂不断上涨的税收也为当地政府贡献了更多的财政收入。”


     一位业内人士分析说,利润水平高的行业往往最容易遭遇“地方保护”。因为其提供的税收较高,如烟草加工业、酒类等行业。


     企业向政府缴纳税收是义不容辞的责任,但对于一个刚建厂不到一年的企业,到底能给政府缴纳多少税收?当地政府是否会看重这些税收?


  对此,《华夏酒报》记者拨打了山东省曹县人民政府官方网站上的“县长热线”求证,工作人员称,请记者与宣传部对接,并告知了对方电话。


  随即,记者致电宣传部,对方表示:“对此事不清楚,请联系外宣办。”当记者拨通外宣办的电话时,得到的答复是:“提倡喝碧波酒,并未‘封杀’外地酒。”


  石经理直截了当告诉记者:“据我了解的一个版本是,碧波酒厂每年缴纳4000万元的税收,但这是酒厂承诺的,还是政府强制的,我也不清楚。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政府和企业是利益共同体。”


     曹县是一个总面积只有1969平方公里的小城,很难藏住“秘密”。4000万这个数字,在经销商中早已传开,当记者询问石经理“碧波靠什么给政府缴纳4000万元的税收”时,石经理显得有些拘谨,他没有回答,只是一脸苦笑。


  “老厂子倒闭,新企业运营半年多,百废待兴的节骨眼上,即便是有投资公司的资金支撑,缴纳4000万的税收不是一个小数目,碧波酒业哪来这么大的信心和魄力?”石经理反问。


  据石经理介绍,曹县虽属经济欠发达地区,却是一个典型的白酒消费大县且消费档次不低。目前,曹县市场不仅充斥着一线白酒品牌,而且还有习水、花冠、四君子、君和、碧波等品牌,消费潜力巨大。


     即便有较大的市场容量,记者粗略算了一下,要支撑坊间传言的4000万税收,酒厂销售额理论上要达到两亿多元。


  “两亿多元?你认为可能么?企业在生产环节的税率高达19%~22%,还没算上流通环节。”碧波酒业焦姓工作人员表示,“一个区域强势企业,最多可以占到酒类销售总额的3成。我们只是新生品牌,并不具备这样的实力。”


  暂时无法实现两亿多元的销售额,4000万的税收究竟从何而来?


  “喝、推、送,这就是策略。”一位牛姓经销商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乡镇政府300件,科局级单位100件~300件,规模企业100件,行政村10件,这是分解任务,要买单的。”


     “不要不行么?如果没钱怎么办?”记者问。


     “没钱先赊账,有钱再还。”牛经理解释说,“县政府在曹县已经有了一套思路,占领制高点是首要的,主要表现在政务、商务接待用酒,这也是时下酒类营销的方法之一。”


     “分配到各单位这么多的酒能消费掉吗?”记者质疑。


     “据我了解,分派到碧波酒的许多单位已经把这些酒看成了一种负担。一个单位的仓库中一下子堆满了碧波酒,大家又能喝多少?品牌没叫响,送也送不出去,每个这样的平行单位都有。这样一来,不少人对碧波酒反而产生了逆反心理。”牛经理表示。


     从一位酒类咨询业朋友那里,记者印证了牛经理的说法,“县领导在一次开会时鼓励大家喝碧波酒,并在大会上宣称‘不喝碧波酒就是不爱曹县’”。 


  “不是说不喝碧波酒,就不爱曹县。这句话原是‘不喝当地酒,不支持曹县发展’。”碧波酒业焦姓工作人员表示,“碧波酒业要给当地税收做贡献,财政收入提高了,公务员、事业编制人员在待遇上会有相应地提升。但这不等于必须喝碧波酒,领导也没做过这样的强调。”


市场割据?


  在从菏泽赶往曹县调查的路上,《华夏酒报》记者发现,沿路的商铺都标有“爱曹县、喝碧波”的字样。在曹县城区的主干道上,“碧波酒、家乡酒、和谐酒”的蓝色广告牌更是随处可见。


     “商务、政务用酒占领制高点后,第二个手段就是占领餐饮终端。”牛经理说,在餐饮终端渠道,如果你不销售碧波酒,政府就会以卫生不合格、防疫不合格等理由查处;销售门店如果不卖碧波酒,工商、税务等部门就会以偷税漏税的名义对其进行查处。


     据当地经销商介绍,为了提高碧波酒在当地市场的占有率,曹县政府从各执法部门抽掉人员组成一个班子,成员来自工商、税务、质检、卫生、城建等多个执法部门,集中办公,并由县政府办公室派员牵头协调。当地经销商均称呼其为“白酒办”。


     “白酒办为了整顿酒类市场曾发过一份报告,这份报告没有正式公布,只在内部传阅。”牛经理说,“我也是从一个朋友那里看到,这个报告中写得很直白,但是却很‘有效’。大体就三点,第一是控制政务商务用酒,第二是控制酒水消费终端,第三是锁定公务员消费。”


  “现在,曹县城区一些大的酒类户外广告牌已经被撤掉了,只剩下碧波和君和(据介绍,君和为当地政府的招商引资项目)的广告牌。”牛经理告诉记者,现在外地酒没法进来,宣传和活动都不让搞,整个酒水市场死气沉沉。


     “广告牌什么时间撤掉的?”


     “今年4、5月份就开始了。”牛经理一脸苦笑。

     “门头上的外地酒类广告牌不用动了吧?”


  牛经理眼中露出一丝无奈,“撤掉也是早晚的事儿。执法队每月都会不定期以打假、查税的名义地搞突击检查。现在,名烟名酒店的日子都不好过。对于原本经营的外地酒品牌,经销商不会贸然打款进货。对于员工较多的经销商,受限于经营本地酒的低额利润,员工的工资都成了难题。”


  记者询问碧波酒业焦姓工作人员,是否看到过政府出的一份关于碧波酒的报告,焦姓工作人员称,“没有看到。”


  对于牛经理提到的撤掉外地酒广告牌一事,焦姓工作人员表示,“户外广告今年有个二次招标,近两年广告的代理商有所变更,我们是今年三月份才投标的。跨路广告是由菏泽的广告商代理的,政府不可能左右,企业更没这个能力。不光是白酒,原来的家具、摩托车、饮品广告也有撤掉的,况且,现在洋河、习水、泸州老窖的广告依然还在。”


  焦姓工作人员还解释说:“有几个一直代理大品牌的经销商想跟我们合作,开订货会时,双方沟通过。但是,我们不可能给予对方要求的支持力度,代理一事也就文章来源华夏酒报暂时搁置了。或许因为此事,才出现外地广告牌撤掉的论断。”


  不少曹县当地经销商认为,因为要支持碧波酒,所以对外地酒展开了“封杀”;而碧波酒业的工作人员解释说,提升碧波酒的销量,是出于对当地财政多做贡献的目的。双方各执一词,《华夏酒报》记者将继续调查,追问究竟。


下期请继续关注:

  《“封杀”之谜》系列报道之二——《“保护伞”为谁撑起?》

  中国市场的地方保护主义由来已久,从未彻底根除过。中国酒业要保持继续健康的增长,必须彻底清算保护主义。梳理酒水行业地方保护的案例,剖析形成这一“怪胎”的成因,找到根除这一顽疾的方法,才能让企业真正成为市场的主体。


  转载此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华夏酒报》。
要了解更全面酒业新闻,请订阅《华夏酒报》,邮发代号23-189 全国邮局(所)均可订阅。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在根据地市场壮大自我
下一篇:酒交所 要发展必先规范

分享到: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4000-418-428

内容合作:010-67121881

投稿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