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度伏特加 89.9度苦艾酒

烈酒考问
2013-10-10 10:48:23   来源:南方都市报   点击:

人总会在某些时刻想问上天要一个说法,或许是因为孤独,或许是因为无助,又或许只是一种旁人无法理解的偏执。在行走与飞翔的界限里,思想恣意游荡,极致的纯净与迷幻,让人抛开尘世的一切拘束,与神灵的对话便不再是刻意的追求。

烈酒考问

绿魔苦艾酒外号“消毒剂”,但酒吧里的小清新们却把苦艾酒亲切地唤作“凡·高的天空”。

烈酒考问

96度斯皮亚图斯spirytus伏特加。

烈酒考问

  绿魔苦艾酒被装在“骷髅头”酒具中。

  人总会在某些时刻想问上天要一个说法,或许是因为孤独,或许是因为无助,又或许只是一种旁人无法理解的偏执。在行走与飞翔的界限里,思想恣意游荡,极致的纯净与迷幻,让人抛开尘世的一切拘束,与神灵的对话便不再是刻意的追求。

  烈酒,在世间如魔鬼又如神灵一般存在,在混沌虚幻的空间里,悄无声息地搭建了一座通往天堂,完成人神对话的阶梯。

  这一切,都源于“蒸馏”,它让原本“温文尔雅”的乙醇发酵物附着了一种魔力,直上云霄般的酒精度数彻底改变了酒的种种品性,引得无数人为之疯狂。烈酒带给人勇气与激情,也重新定义了人对酒的理解。时至今日,是借酒买醉?还是借这座阶梯去触摸灵魂最深处的“我”?这俨然成为了横亘在我们面前,无法回避的一种选择。

  品尝烈酒,其实是对内心的考验,在人世间承受了多少诱惑,能否在迷失中找回自己,这是生命问卷,酒精不过是现实中考问内心的镜子。

  作为一个燃烧在宿命中的酒徒,也许我该狂呼“火星撞地球”!今晚把地球上度数最高的两支酒尝试了!96度的伏特加和89.9度的苦艾酒!是梦幻还是迷离?是找到自己还是迷失自己?在刀锋的边缘,游走,歌唱,浊眼看迷离尘世,一团火从喉间直达心灵,想不到的飞翔,儿时的幼稚,以简单的影子开始飘扬。

  A

  96度斯皮亚图斯spirytus伏特加70次重复蒸馏,地球上酒精度数最高的烈酒

  对“烈”度的追求近乎丧心病狂的伏特加,是俄罗斯和波兰人推崇的杯中之物,它的豪放与极端改变了俄罗斯的命运,也让六度沦陷的波兰顽强如初。它是属于男人的酒,纯净而深沉,绝望又不失空灵。当波兰人将它做成匪夷所思的96度斯皮亚图斯(spirytus)伏特加时,酒徒们甚至有些恐惧,恐惧到会幻想一种绝境叫做“死亡”。

  为什么要用70次重复蒸馏来制作一款地球上酒精度数最高的烈酒?这不仅仅让迷信75度衡水老白干可以睥睨众生的中国酒徒瞠目结舌,也让斯大林时代用政治命令确保卫国战争中苏联红军伏特加供应的俄罗斯相形见绌,这种对极致的追求不能用简单的实用主义来解释,当一口清澈如山泉水的极致伏特加入喉之后有如一团火焰从口腔延绵燃烧到腹部时,这是不是有一种东方禅意当头棒喝的唤醒?

  当然,说得阴暗一些,你可以想象历史上那些饮鸩而亡的才子佳人,浅浅的一口使得一条火焰在你胸前的体内划出有持续性的痕迹,酒友说道:“寂寞在酒杯里游泳,理想在酒杯里游泳,希望在酒杯里游泳。”

  B

  89.9度+3.5毫克苦艾脑的绿魔苦艾酒毕加索、莫奈、王尔德……都曾是苦艾酒的裙下之徒

  在极端中偏执,是我们对生命的敬畏,明知是险境绝途,依然不放弃追逐,那是因为我们总在闭上双眼的那一霎那,看到生命的彼岸赫然写着“孤独”。当一种东西纯净到绝望状态时,它就会将孤独唤醒,那便是人最基本的存在状态。

  唯一能和这种最烈的入喉锋刃匹敌的是另一种有些致命诱惑的迷幻液体,它来得更加让你猝不及防。

  当肉眼凡胎在混沌中看不清世界的真相时,人们渴望那种迷幻,渴望迷幻之后的绚丽多彩。发端于瑞士,让人飘然又觉痛苦的苦艾酒,带着致幻的魔力引来种种对现世不安的酒徒,狂热追逐。就像中国文人向往的魏晋名士们热衷于服用五石散一样,某个时期试图表现反抗姿态的公知们不喝点苦艾酒真无法向卑劣年代竖起中指了。

  由于1905年一个酒徒在痛饮苦艾酒之后于迷幻状态中用斧头砍死了自己的妻子和两个孩子,使得苦艾酒在它的祖国瑞士曾被冷却了近100年,2005年解禁重新回归时,致命的魔幻依然让人无法抗拒。

  德国将苦艾酒做成迷幻的骷髅头,外号“消毒剂”的绿魔苦艾酒拥有89.9度的酒精度和3.5毫克苦艾脑(这是全世界所有法律中规定的最高含量限制了),极端的数字唤醒了人们的恐惧,一种对自身懦弱无法直视的恐惧。那些对自我的迷失,对美的绝望,对卑微的无法释怀……一切的一切都让人想到毁灭。在这种卑微深处重新找回自己,是迷失之后的归途,是重生的启程。

  恐惧么?但是酒吧里的小清新们却把苦艾酒亲切地唤作“凡·高的天空”,其实在那个有点类似异境的时代里,毕加索、莫奈、王尔德……哪一个不是苦艾酒的裙下之徒?高更在巴黎初见凡·高,就向他推荐苦艾酒,还说这是唯一适于艺术家喝的东西,所以苦艾酒则成了凡·高的至爱,马奈画了《喝苦艾酒的人》,德加画了《苦艾酒》。十九世纪的最后十年,享乐主义在法国蔓延,举办波希米亚饮酒狂欢会的红磨坊盛极一时,人们在红磨坊喝得最多的,就是苦艾酒。当时欧洲的道德卫士对这杯中物大加挞伐,但苦艾酒就像冯唐这种坏孩子一样笑到最后且修成正果。(闫涛 侯娟 黄集昊)

    相关热词搜索:烈酒 伏特加 苦艾酒

上一篇:酒令及其文化
下一篇:酒也有“脾气”:傲娇的香槟

分享到: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4000-418-428

内容合作:010-67121881

投稿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